6月4日,柳惠(化名)在窗前翻看手機上的信息。她離開楊國雄後,每天都要收到大量騷擾信息,這讓她不勝其擾。記者 田超 攝
  對質
  “落魄港商”
  “我包養的女孩跑了,她騙走了我的房子。”
  “我答應她,如果她做我的女朋友的話,每個月給她18000元生活費。”
  “我將名下一套價值70餘萬元的房產過戶到了她名下。”
  “我經常打她,抽臉。”
  悲劇女孩
  “他是個騙子、流氓!”
  “他從始至終都沒有給過我錢,反而是我在供養他。”
  “他只給我看了一張寫有我名字的過戶合同的照片。”
  “他拿我的裸照威脅我去KTV做小姐。”
  半個月前,一名40餘歲自稱是港商的男子找到記者。他說他在長沙某高校包養了一名女大學生。交往半年後,女大學生切斷了和他的聯繫,並騙走了他一套價值70餘萬元的房產。男子希望記者幫他找到這名女大學生。
  記者輾轉找到這名女大學生後,故事卻發生驚天逆轉:女子稱男子是假港商,以“包養”為名拍下大量裸照,以此逼迫她從事色情服務。
  富商、房產、包養、裸照、色情服務……這個摻雜著金錢與謊言、欺騙和背叛,光怪陸離的情感故事里,到底誰是真正的受害者?經過兩周調查,記者終於弄清真相。
  ■三湘華聲全媒體記者 龔化
  【他說】
  “我包養的女孩跑了”
  40來歲,1米75的個頭,即便和你面對面聊著天,眼睛也時刻警惕著身旁來往的路人。一張老舊的“香港居民身份證”,一口正宗的河北話。41歲的楊國雄(身份證上顯示名)找到記者時,一臉愁容,“我包養的女孩跑了,她騙走了我的房子。”
  楊國雄口中的女孩,是河西一所民辦高校大三的學生,名叫柳惠(化名)。據楊國雄講述,2013年11月,他通過QQ“附近的人”加了她為好友。經過幾次試探性的聊天,兩人漸漸熟絡。楊國雄向女孩介紹自己時稱,他是一名香港來大陸投資的商人,在望城區有一家電纜廠,目前離異。“我答應她,如果她願意做我的女朋友的話,每個月給她18000元生活費,條件是和我交往期間,不能和其他男人來往。”
  三天后,倆人確立了男女朋友關係。
  幾天后,楊國雄和柳惠在解放西路租了一間房子。房租1200元/月,是柳惠付的錢。當年春節,柳惠沒回老家,留在了長沙陪楊國雄過節。
  新春開學,倆人就發生了矛盾。原因是,楊國雄承諾支付的生活費,一直沒有支付。“那段時間我的企業陷入困境,資金緊張。”楊國雄解釋說,為了安撫柳惠,他再次做出保證——將名下一套價值70餘萬元、位於梅溪湖的房產過戶到柳惠名下。一周後,他給柳惠看了一張手機拍的房產過戶文書照片。照片中,柳惠的名字赫然寫在文書上。於是,倆人和好如初。
  “我經常打她,抽臉”
  女孩為什麼會跑?楊國雄的回答迅速而乾脆,“我經常打她,抽臉。”具體打了多少次,楊國雄也記不清了,“她喜歡撒謊,我最恨欺騙”。
  今年5月6日下午3點,湘江邊杜甫江閣附近,楊國雄再次打了柳惠。“我們一起散步,她說要去上廁所,結果給我不認識的人打了電話,被我發現了還不承認。”楊國雄說,他一直隱約覺得柳惠在外面有其他男人,這次更加深了他的懷疑,所以當街扇了她三耳光。
  “她攔了一部的士就走了。”楊國雄說,柳惠離開他後就更換了手機、QQ、微信等聯絡方式,甚至連上班的公司也換了,至今找不到人。“如果找不到她,我就去派出所告她詐騙。”
  【她說】
  “從沒給過我錢,是我在養他”
  長髮披肩,一張不施粉黛的臉上,青春洋溢。可是只有當她拂起劉海,才會發現她緊皺的眉頭。這讓21歲的安徽姑娘柳惠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大一些。
  因為擔心這個初出社會的小姑娘惹上麻煩,我們先後通過派出所、學校、班主任、同學,大約花費了四天的時間才找到她。
  “他才是個騙子、流氓!”見面第一句話,柳惠臉色慘白。在柳惠的講述里,這個故事來了一個幾近360度的大逆轉。
  “我承認我不對,想找個有錢男人,過上安逸的物質生活。”柳惠並不否認她和楊國雄最初交往的動機,但她否認了“包養”一說。“他從始至終都沒有給過我錢,反而是我在供養他。房租是我交的,生活費也是用我的。稍有不如意就拳腳相加。”柳惠說,她之所以如此,是因為有把柄在楊國雄手裡。“我們交往期間,他哄我拍了很多裸照。”
  “他拿裸照逼我去KTV做小姐”
  作為一個尚未畢業的農村大學生,柳惠如何能“供養”起一個男人?
  “他逼我去KTV做小姐。”柳惠避開記者的目光,把頭深埋進雙膝。她說,和楊國雄交往期間,他一直表示急需資金周轉,並頻繁向她灌輸“KTV上班輕鬆,來錢快”的思想,慫恿柳惠加入這一行,賺錢幫助他渡過難關。
  一開始柳惠堅決不同意,“他把裸照拿出來威脅我。”最終柳惠同意去KTV上班,但不涉及色情服務。經楊國雄介紹,從今年3月起,她開始在芙蓉南路某酒店KTV上班。
  “每晚下班回來,客人給的小費,他都會收走。如果我藏著被他發現了,他就打我,還罵我說謊。”回憶起這些經歷,柳惠淚水漣漣。“他不但利用我來賺錢,還用我的身份證辦了兩張信用卡。”
  柳惠說,交往半年以來,她從未看過楊國雄的公司,也沒有去過那套價值70餘萬元、房產證上寫著她名字的房子。“他只是給我看過一眼照片,一張過戶合同上,寫了一個我的名字。”
  直至最後一次被打前,這名21歲的女孩仍然相信,楊國雄是一個暫時落魄了的香港老闆。
  記者調查
  “港商”真身:火車上的推銷員
  這個情感羅生門裡面,到底誰說的是真話?誰說的是假話?
  根據此前楊國雄所說的電纜廠廠名和地址,記者來到望城區,找尋一圈未果。最後,經當地工商所的一名朋友幫忙得知,這家電纜廠根本就不存在。
  那麼,70萬元的梅溪湖房產是真的嗎?當記者問及這一問題,提出想看看寫有柳惠名字的房本時,楊國雄先是閉口訥訥不言,接著又以“這是隱私”為由拒絕了。
  四天后,記者帶著柳惠前往長沙市房產局進行房產查詢。結果,在柳惠名下,一套房產也沒有。
  因為涉及到兩地法律法規的不同,楊國雄這個名字和他所持有的“香港居民身份證”,記者無法核實,唯一可以證實的,是裸照。
  此前求助時,楊國雄向記者展示了他用手機給柳惠拍下的裸照,並承認偷錄了兩人的性愛視頻。“這樣有個保障,防止她背叛我。”在和記者交流時,楊國雄直言不諱:“如果她不肯回到我身邊,我會把這些照片直接郵寄給她的家人、同學”。
  掌握這些信息後,記者隨後陪同柳惠前往天心區坡子街派出所報了警。
  5月30日晚,坡子街派出所民警出警,在步行街火宮殿內將楊國雄帶走調查。審問中,楊國雄承認他持有的“香港居民身份證”是假證,電纜加工廠、價值70餘萬元的房產是“為了誘惑柳惠故意編造的”。
  經民警核實,楊國雄真名為楊建波,河北省定州市人,最近一份正當職業是火車上的推銷員。
  最新進展
  男子寫下保證書後第三天
  女孩家屬收到裸照
  在坡子街派出所,民警認為,楊並未將柳的裸照散播向社會,柳也未能提供足夠證據證明自己遭人脅迫從事色情服務。這一事件最終被當作一起情感糾紛,在民警的參與下進行了調解。
  經過警方教育,楊建波寫下了一份保證書。記者更正其中大量錯別字後,做了摘錄:“以後不會在(再)騷擾柳惠及家人、朋友,要以媒體登報的方式,公開向柳惠及家人、朋友、學校道歉。不能再騷擾柳惠認(任)何朋友,合(和)平分手,斷絕戀愛關係。如果在(再)犯,後果楊建波自負,願接受法律製裁。不得通過手機電腦等媒介傳播柳惠的照片及個人資料等隱私。”
  然而,這份摁過手印的保證書三天后即被視為一紙戲文。6月2日,柳惠遠在安徽的哥哥、叔叔分別收到了一份快遞。沒有發件人姓名,沒有地址,兩包牛皮紙袋打開,赫然是多張柳惠的赤身裸照。據柳惠手機內隨後收到的多條恐嚇短信顯示,郵寄這些紙袋的正是楊建波。
  目前,柳惠及家人已經聘請了律師,準備收集齊證據後,再次向警方報案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。
創作者介紹

台灣傢俱

pz59pzwly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